學會愛人

我是林凡,一个小小的湾家人,喜欢写文看文画图看图,请太太们多多指教!
近日沉迷盾冬无法自拔。

内文全繁体超草书注意一下,那个金发的是我家孩子,蓝发的是朋友的孩子〜
刚刚顺序不对了改一下...

悄咪咪涂了一下,感觉好久没画画

关于6/25的这篇推文(图1),我有一个大胆的推测。

以下是满满的个人见解和盾冬小论文!!!
昨天下午时因为想说干脆打完再发好了,所以删了原帖~这次打满了快五千字,希望有人看到,真的很想跟人讨论啊!

虽然大多是我自己的想法+多方查询后的结果,但还是很欢迎各位小伙伴一起讨论可能性和打我脸,或是提出我没有提过的看法/纠正我的错误!
真的很欢迎一起讨论!我好想看大家的想法!!

含有几乎每部MCU作品的剧透!预警!!
包含了各大剧透!!!
还有满满的盾冬发言!!!
还有许多个人见解!!!
前方预警!!!

我已经防雷了,希望看完的各位理性讨论,十分感谢。

这阵子漫威发了一篇推特,大意内容如下:
“漫威电影宇宙很快就会出现至少两位LGBTQ的超级英雄,Kevin Feige表示已有两位曾出现过,还有一位还没出现。”
目前只有证实曾出现在雷神3过的女武神瓦尔基丽,另一位并没有透露。
洛基虽然在漫画中有被证实是性别流动者(Queer的一种Genderfluid),但电影与漫画的差异实在太多,不知道这个设定有没有沿用,因此先排除。
然后因为切换键盘略麻烦,所以直接打我这儿的译名。
LGBTQ百度一下应该有,这点不多作解释。

好的现在我们把有个人电影的几位超级英雄主角列出来:
钢铁人、雷神、美国队长、浩克、星爵、奇异博士、蜘蛛人、蚁人、黑豹。
惊奇队长还没上映就不提了。
然后列一下没有个人电影的超级英雄与各位小伙伴们(以算在正方及演员片约来看):
战争机器、洛基、瓦尔基丽、猎鹰、黑寡妇、鹰眼、葛摩菈、火箭、格鲁特、德克斯、螳螂女、涅布拉、幻视、汪达、快银、巴奇

好哒看完了吧,如果有遗漏或是想补充的可以直接留言让我知道一下,那么接下来我们来分析一下这几位的可能性。

钢铁人:
我是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在东尼出现的各电影中,他从花花公子到对小辣椒专情,从头到尾都是直的,而且专爱小辣椒,还要结婚了呢,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了,只好先排除。
雷神:
咱们雷神在被珍甩了以后只剩洛基了,但这不算什么,在雷神系列作中,除了他对珍的情感以外,大概就是对洛基的感情描述较多了,但不难从他对珍的感情看出依然算是直的,何况还有曾与瓦尔基丽暧昧约两秒的画面,暂且排除。
美国队长:
我很想说就是这家伙了,快把他男友带来,但这太不负责任了,身为理(盾)性(冬)板(女)主(孩),我不能这么做。
让我们来看看这个百年人瑞的感情史,先是爱上佩姬,再来是卡特特工,我是不会说还有巴奇的,咳,虽然我很想说这家伙是个Gay,但我们先把他算在直的,最少他还是会主动亲吻女性的大兵是吧,排除。
浩克:
先澄清一点,我没有看浩克,这是我唯一一部没看的,撇除演员关系,我只是因为家姐说不用看才没看的。
虽然在复联2中,浩克拒绝了寡姐,但在雷神3中,他却是因为寡姐才变回班纳,似乎也间接承认了对寡姐的恋情,希望有朝一日早点在一起,下一位。
星爵:
除了一夜情很多以外,他对葛摩菈的爱已经是等同于家人般的存在,有人说当爱情久了,自然就会升华成亲情,而家母曾说过一个人的人生中,朋友占10%、爱情占20%、家人占70%,虽然整个小队都是他的家人,但果然还是葛摩菈最为重要,这样的爱还需要我多谈吗?下一个。
奇异博士:
来来来我们复习一下奇异博士的开头,他那满盒的表,再来看一下结尾手上那块已然停滞不前的表,甚至上头镌刻的克莉丝汀,虽一度赶走人,但最终依然爱着不是?再换一个。
蜘蛛人:
拜托,他只是个孩子。
认真谈,在蜘蛛人个人电影中,他想约的对象是整个校园的女神大佬,这种青涩的纯纯的爱,虽然不至于深情款款,但依然看得出来吧,换人!
蚁人:
还记得蚁人1结尾吗,还记得蚁人续作的名字吗,估摸着就等婚礼了,大概老爸不同意吧我怎么知道。
黑豹:
我个人是相信帝查拉不会把亲卫队当后宫,毕竟都有个内定的好皇后了。

很好,这样看下来,除了队长以外应该没有其他可能了,但队长似乎也不是,再者,他的片约到期了,MCU没必要为了一个片约到期的角色搞这套吧?虽然也不知道会不会续约就是了,暂不讨论。
不知不觉也打了不少,毕竟是主角,能讲的总是比较多,接下来是其他没有个人电影的小伙伴们,有一些有关联的我可能会一起讲。



好的因为怕我忘记,让我们再列一次没有个人电影的超级英雄与各位小伙伴们:
战争机器、洛基、瓦尔基丽、猎鹰、黑寡妇、鹰眼、葛摩菈、火箭、格鲁特、德克斯、螳螂女、涅布拉、幻视、汪达、快银、巴奇

战争机器:
我跟他没有很熟,但剧情中显然也没有给他过多的着墨,只知道是钢铁人很好的朋友,然后跟他穿一样的衣服,除此之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了,因此我们先给他个乖宝宝印章纪录一下。
洛基:
如果以他的漫画设定而言,就是他没错了,但跟前面说的一样,电影设定大多跟漫画相差甚远,所以我们先预设这个设定不存在了,从其他地方出发。
我相信大家的眼光都非常美丽,所以目标飘向了他亲爱的兄长是吧,脑中也想起了洛基在雷神2那句感觉充满醋味的“要是乙太在我身上就好了。”对吧,可是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多着墨他的情感线,而且没意外的话,演员的片约似乎也差不多到齐了,但我内心依然相信他会继续演的,所以给他小章章。(拭泪
瓦尔基丽:
在雷神3出现的女武神魅力之强,相信让不少人很认真思考过他到底什么时后才会出个人电影,至少我是相信未来会出的,罗素兄弟导演似乎也说了他并没有死,很棒很棒。(拍手
因为他已经是确定了的人选了,在这就不多讨论了。
猎鹰:
老实说我怀疑过,但又直觉认为他应该不是,一方面他跟队长他们待这么久,应该老早就习惯一碗碗狗粮了(说啥呢),另一方面也因为跟不少角色一样同个原因,没有描摹过感情路线,所以犹豫了许久,依然决定给他给乖宝宝印章,先纪录一下,期待猎鹰的个人故事。
黑寡妇:
又是一个我很期待个人电影的角色,他这么明晃晃喜欢斑纳,我也希望未来能有跟斑纳的感情路线,至少希望寡姐能幸福啊,剔除。
鹰眼:
他有妻子有小孩,你还要他怎样,剔除。
葛摩菈:
我千万个拜托你回来了,拜托了。
让我再用一下上面说的,他是星爵很重要的家人,感情线并没有特别多的着墨,但从一些互动和跟以往的个性相较的改变,我们不难看出他跟星爵之间深厚的感情,甚至在星爵开枪之前,他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爱。
火箭:
我说真的,我给他个小印章。
我们不知道火箭未来是不是会有对象,这谁也说不准不是吗?
格鲁特:
除了跟楼上火箭配对以外,我真的想不到他的其他情感线,对不起。
我还是很爱格鲁特的,这么棒的孩子谁不爱,但他跟小蜘蛛一样,他只是个孩子!
德克斯:
我有想过或许德克斯未来会跟螳螂女有感情线,但在导演剧本出来之前我是不会对这点多做猜测的,现在让我们再来想一下,他有多爱自己的妻女,爱到说什么都要复仇,我们能对这爱多做什么说辞呢。
螳螂女:
对我而言螳螂女也跟个孩子差不多,在我眼里看来他是个有点社会化不足的孩子,情感上而言也并没有那么成熟,除了跟楼上楼下以外,想不到谈恋爱的可能性。
涅布拉:
有想过大概两秒跟楼上的可能性,因为身上大部分都是机械,所以没办法让螳螂女查觉到想法之类的,但想想感觉螳螂女还是感觉得到吧,所以大概也不会是他了。
大概是个只要有姐姐就可以活下去的人。
幻视、汪达:
这我一定!一定要一起讲!!
复联3的场景相信大家历历在目,这样的痛苦、这样的悲伤,不只是必须忍下心汪达,拜托他这么做的幻视一定也同样痛苦,而且是为汪达感到痛苦。
这么虐这么痛苦的爱,你还忍心不让他们在一起?
幻视是个人工生命体,而汪达是个被大家称为怪物的改造人(虽然应该算是变种人,但因为版权问题才不能提及),若真要说的话,他们两个都是怪物。
怪物之间的爱情比起寻常人,更能互相了解,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的,他们的爱情我没办法再多说什么,我只希望漫威还他们平凡人生。
快银:
不知道会不会复活?不过如果会的话,他的感情线完全没推进,也让人看不出来。
巴奇:
很好,终于到我今天的主角了。
从前面的警语来看,应该大家都知道我的主要推测是谁了吧。
让我们在聊之前先统整一下。

目前盖好小章章的有:
战争机器、洛基、猎鹰、瓦尔基丽、火箭、巴奇。

很好,让我回来说说巴奇,我尽量把CP滤镜先丢到一旁。
来说说刚才一直提到的片约,Seb跟漫威一次性签了好像九部电影,用这个数字来算,数学很好的我来仔细算算他在哪些地方出现过,美队1、2、3跟复仇3,黑豹那个彩蛋客串应该不算,我们这样说的话他还有5部,再扣掉复联4,很好还有4部呢!
而且听说会有巴奇的个人电影,我、十分、期待。
话题快回来,我刚说到了Seb,还记得前两天咱们的包子大佬大发糖吗?
“我很喜欢Chris Evans,所以爱Steve Rogers这件事也变得很简单。”
来来宝贝们,抓个重点。

>>爱<<

对不起,我又开滤镜了,我不撑了。
于是我决定来蓝色窗帘一下,咱们来想想看,他怎么会用LOVE呢。
这又要说到罗素兄弟了,我知道现在很多人不待见他们,但我还是很爱的,写到导演我又要写小论文了,暂不讨论。
罗素兄弟曾经说过觉得美国队长系列比起英雄片,更像是Love story,我也同样相信很多人记得这句经典名言,之前看我就想说喔又是导演发糖,日常日常快乐快乐(他们在签名用的盾牌上面写了“Cap.We ship stucky❤”我还能说什么。照片我放图2)。
可是这样一想,除了布鲁克林一枝花时期的巴奇,好像基本上没有再看巴奇接触任何女性了,严格来说除了队长以外的人好像几乎都没有。
好啦,一定有人要说他哪来的时间,对不起。
我想说的是,巴奇基本上就是只剩下队长的状态,跟队长差不多,他们是互相的家,而且同样是失去了所有,活在这样让人跟不上的科技时代,。
更别提之前的巴奇一直处于冬兵状态,但却记得所有杀掉的人,所以几乎是对那些根本算不上是他做的事而感到愧疚的状态了,而他也在努力的想记起以往的事。
知道吗?巴奇在队3带走的那个包,里头装的都是他想起的东西,任何一点小事都一样,他都记录在本子上,就算再不光鲜亮丽也一样,那是他的一部份,甚至大家都爱玩的李子梗,也有人说是为了延缓记忆衰退。
我在想,或许从队1时,史蒂夫将巴奇救回来的时候,巴奇就陷得更深了。(他肯定陷得很深by包子)
讲到这,我希望大家能看看这部官方剪辑的影片,我相信很多人看过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358921

这样看一看,其实巴奇的感情线一直有在推进,官方认证的那种。
(记者:你们在电影里让队长和巴奇有一段浪漫故事,不是吗?
其中一位:我们确实有。 另一位导演:我们依然有。)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565489
其实罗素兄弟一直有在电影中许多加入细节,像是他们两个站一起时,巴奇几乎都在史蒂夫的左方,还有一个很隐晦的点,就是巴奇持枪的方式,详情请见这则LOF,我真觉得太详细了必须推一把。
http://xiaomaodiaoyu.lofter.com/post/3cdc31_96448e5
种种的一切,都在象征着,无论史蒂夫变成怎样,他都会永远守护着他。
而在黑豹彩蛋中,巴奇以白狼的身分从瓦干达醒来时,他的洗脑也解除了,在队长的陪伴下,他终于可以崭露笑容,变得跟以前的巴奇一样了。
官方认证了他们私下会用投影视讯聊天,而队长在复联3中与巴奇相见那次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似乎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Seb:这部电影只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他们抱起来相聚可能就要花20分钟甚至半部电影,所以我们只好加快我们的脚步。)
从队1以后,我们似乎就没有看巴奇笑得那么甜那么可爱了,再加上我真心觉得罗素兄弟对盾冬两人的感情描摹实在有点太深了,再加上复联3、4给他们主导,我认真认为自己可以相信一件事--
无论史蒂夫有没有逝去,巴奇都会对他表达自己的爱,当然前题是如果他们能再见面。

很好,我现在就是处于一种坐等官方打我脸的状态,请要打就狠狠往右脸打一下再狠狠往左脸打吧,拜托了,让我平衡一点。
不过我内心还是希望是这样啦,就看到时候复联4出来啰。

顺带一提,虽然写到后来有点像在写盾冬小论文,而且有些挺牵强的,但如果我真的要写小论文的话应该可以写更长,有很多我很喜欢但没有提到的部分,如果我之后有机会写起小论文来的话再看看能不能提到啰。
再来,我是真心喜欢罗素导演的叙述方式的,这无关乎盾冬,我很喜欢他每部电影的细节和想表达的主题,以及人性与真实镌刻,让每个角色都活起来了,当然也包括了演员们的努力。

最后、
Stucky Forever.

【盾冬】那年大雪纷飞

并不是HE。

一发完。

短打。

——

命运总是残酷拆散我们,给了甜头后又无情抛下,就像被扔在酷寒大雪中、却连一件毛毯也吝啬给予。

他似乎曾说过我是傻,叫我别再寻找别再追求,叫我放弃他的人生忘掉他的存在,但大雪纷飞,飘进了我的耳,让我再也听不清那如午后阳光般慵懒声音,于是我执意前往。

他好像曾握着我的手,问着怎么能够用这双手画出细腻的图,操枪的手挺粗糙的,至少当时的我是如此感受,但大雪纷飞,冻坏了我的手,让我再也感受不到那包覆惶恐不安的温暖,于是我执意前行。

他貌似曾看着我的眼,说这双蓝眼是他所见过最美的苍穹,说里头倒映着他的绿,染上了他的色彩,希望永远不要改变,但大雪纷飞,盲目了我的眼,让我再也看不见那双小鹿般的眼,于是我执意向前。

他彷佛曾闻着我的派,说有天要把我带回家,问我怎么烤出如此美味的派,但是你不知道、我为了你把食谱加甜过,但大雪纷飞,堵住了我的鼻,让我再也闻不到那过于甜腻的苹果派,于是我执意踏步。

记忆一幕一幕回溯,孩提时代你的笑容是那么温暖,如今你却再也笑不出来,我是多么希望能够递上我为你做的苹果派、拿着我画给你的肖像画、握着你的手,然后听你抱怨今年冬天怎么这么长。

而当我回过头来,发现你的时间已停留在七十年前,而我早就与那时候的你一起坠入山谷,听着火车呼啸而过,在那片雪下掩埋。

今年冬天实在太长,大雪掩灭了我的唇,让我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

——

不知道大家对《蒹葭》有无印象?

我们国文老师要我们每个人写一篇与这个故事有关联的小说当作业,而当我一读解析,不禁想到了他们两个。

文中没有提及他们的姓名,但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他们是谁、从谁的视角出发。

“待那年大雪融尽,或许我终将能看见你的双眸。”

【盾冬】今日特报3

演员Steve X 记者Bucky

现代AU,电影设定

小甜饼,写得完的话会是HE!

悄咪咪说一下,由于没有遇到电影中的悲剧,所以这个Bucky还是温柔的邻家大哥哥!

其余设定在第一篇都有提到!

上一篇:
http://ayang233.lofter.com/post/1ea43679_ee8e1a21

——

3

雨下得很大,很久没有这样了。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是晴朗的好天气,昨天甚至也没有特别闷热,或许是上帝一次手误降下的大雨,特别大那种。

保有良好习惯的Bucky撑起总放在包内的折叠伞,惬意并悠闲地走向公司,看着几乎所有人全身湿透的画面特别愉悦,这场雨对他而言没有任何麻烦,最多就是裤管湿透罢了。

就好像小时候还在布鲁克林时,总会在享尽绵密阳光后下起的倾盆豪雨,喔、那才叫想把他们给淹死的雨。

他总是把自己的外套丢给Steve,那瘦小身板有时候就算一丁点儿雨也没滴着,仍然会染上风寒,反倒是他几乎没有因为这样生病过。

噢,除了一起栽到雪里玩了整天雪仗那次,不得不说,他们真的玩太过火了,几乎把那儿的雪都给铲平了,谁能想到两个小家伙能玩成这样?甚至回家时,衣服里没有一个地方翻不出雪。

想着想着,Bucky都忍不住笑出来了,那是小时候最喜欢的回忆,希望一辈子都不要遗忘,而他笑得比什么都甜,甜到同事都看不下去了。

“怎样,交女朋友了还是一夜春宵了?”完全没有免于大雨侵袭,Scott一点也不介意的坐到位置上,全身湿答答的还在滴水,反正在场的各位几乎都是如此,除了Bucky,与其他人相比下来干爽得可耻。

“想到一些小时候的事,你不要靠近我。”拒绝了Scott的靠近,他可不想把衬衫弄太湿,“不要以为我也想坐湿椅子。”

Scott耸肩,计划泡汤。

“小时候的事?别闹了Bucky,你遇上全纽约最甜的女孩儿都不一定会有这表情,想到初恋也不是这样的。”

是这样吗?他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脸。

“这可说不准,如果我是跟全美国的甜心一起长大的话不就有可能了吗?”惯性的笑容回到脸上,下意识的想用手肘顶一下人,但还是收手了。

“是是是,全世界都知道你跟现在全美国的小甜心一起长大,尤其是咱们办公室的,他可从来没多加掩饰。”翻了个白眼,Scott拿着咖啡把自己推回位置上,丢了几颗方糖。

全美国的甜心?噢。

Bucky缓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在说谁。

下意识将眼神飘向桌上的照片,旁边那个被刷下好几次,终于在他训练下勉强过关得到兵单的,正是以前的Steve,显然那时候的训练很有用,身体好了、自然也就抽高了。

凭什么过了高中还在长啊,记得他这样吐槽过。

这真的很没道理。

Bucky往杯里多丢了几颗方糖,他就喜欢甜到喝不出苦涩的味道,一旁的小杯子蛋糕是他的早餐,早上路过喜欢的店不用排队,当他反应过来时,手上就多了一盒蛋糕了。

他嗜甜到与蚂蚁无异,比隔壁那个因为在家养了一窟蚂蚁还带来公司秀,而被称为蚁人的家伙还像。

义务性的刷刷每期杂志出来都有的评论区,不意外看到几个Steve黑的留言,但为了公司形象没有直接开呛或删掉留言。

真想开自己的帐号去吵两下。

但被查到位置就不好了,这点职业道德他还是有的。

不过他们毕竟是摆明了吹Steve的杂志商,底下更多的留言自然是支持的,就算他不主动出击,网军也会让他心情好不少。

挑了几个用心的留言起来回覆,被翻牌的粉丝们似乎很是激动,洋洋洒洒又是一篇小论文,差点让他眼花撩乱看不清楚意思。

突地,手机震动了一声,迎面而来的是写满Steve担忧的讯息,不外乎就是问他有没有被淋湿云云,也不知道他用那双大手在小手机上努力按多久。

“不用担心我,Steve。”打着讯息的手停顿,思索了下决定删掉内容。



铃声从Steve包里传来,Natasha顺手给他接了起来,但Bucky并没有惊讶,这时间本来他就该忙,说不准还是用休息时间给他传讯息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Steve每天至少都会寄一封讯息来。

就算内容再琐碎也一样,真不知道该笑还该无奈。

“嘿Nat,做什么呢?”每次只要跟女性聊天,他总会用这样轻浮的调调,顺利的话还能邀到人约个会——当然他不可能去约Natasha,Bucky是随性,但人家拒绝了就不会特意死缠烂打,用这样的语气只是因为两人熟罢了。

更别提第一次搭讪时,Natasha直接抓着他搭上去的手给他后摔了。

“你的Steve正在采访呢,要不要也帮你约一个一对一访谈?”电话那头没有回应自己在做的事,反而是报告了Steve的近况,这正是Bucky想知道的。

不过“你的”是什么概念?

“噢,那看他什么时候有空帮我约一下吧,你要一起吗?”打趣的笑了两声,Bucky顺手邀了Natasha一同参与,没意外的被拒绝了。

“我不想当碍眼的人,没事我要挂了,晚点他结束再叫他回电。”

“嘿等等,帮我跟他说谢谢他的关心,我是办公室里唯一干着的人。”转过椅子,放眼望去还有好几个人在挤身上的水或擦干头发,外头的雨还在下。

“我会的。”


“Steve,Barnes刚打给你,说谢谢你的关心,他很开心,什么时候要约出来好好叙旧?”Natasha顿了一下,“就你跟他,一对一。”

Steve手上的水瓶被Natasha接住了。

“下下周末如何,顺道给你放个假,还是你要请年假去远一点的地方玩?”看着对方傻愣愣的点头,下一秒又缓过神。

“不对,我先跟Bucky约好再说。”以惊人速度抢过Natasha手上的手机,迅速拨下回拨键,Steve很久没有笑那么开心了。

至少他还是有点理智跟智商的。

Natasha这么想。

【盾冬】今日特报2

演员Steve X 记者Bucky

现代AU,电影设定

有少量班寡描写注意!

小甜饼,写得完的话会是HE!

悄咪咪说一下,由于没有遇到电影中的悲剧,所以这个Bucky还是温柔的邻家大哥哥!

其余设定在第一篇都有提到!

上一篇:
http://ayang233.lofter.com/post/1ea43679_ee8d092


——

2

编辑部里的小组长Bucky Barnes有个并不适合他的称号——冬日士兵。

新进小萌新实在不懂这绰号怎么来的,明明Barnes前辈对每个人都非常温柔,比起冬天,应该说是春天更不为过吧?

倒是士兵的来由还能够理解,估摸着是因为之前当兵时的照片老摆在小办公桌上、喔,照片旁还有个比他略矮但也快齐平了的小个子,但没有多少人知道那是谁。

问了其他比自己早来的人,得出来的答案都是故作神秘的“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大概明后天吧,记得早点来啊。”记得他终于问到了一位更资深的编辑Scott,大概跟Barnes是差不多时期进来的,前辈脸上的笑容让他不自觉的有点发毛。

而现在的他有点后悔这么早来了。

虽然他不是一个人,但是办公室里近乎降到零点的温度却让他背脊发凉,而已经看过不少次这样场景的前辈们各个神态自若的做自己的事,好像只有他是待捕食的小老鼠。

今天是他们对家九头蛇杂志出刊的日子,不知道里头是Steve黑特别多还怎样,近几个月里一直有相关的报导,通通都是空穴来风的抹黑,而且通常过几天后,Barnes就会以公司名义写一篇强烈反驳的报导攻击回去。

这样的举动不免让人以为是炒作或刻意造成话题,但当双方越怼越凶,有在观看杂志的顾客们也开始越来越关注,甚至不少人会上网预测讨论这一次神盾杂志怎么反击。

此时应该要坐在办公区敲字的Barnes前有个铁桶——当然是摆在阳台——,里头燃烧着熊熊大火,站在火前的人脸上根本找不到丝毫跟温柔或温暖有关的情绪,只有冰冷到让人动弹不得、彷佛置身冰窖的酷寒。

九头蛇杂志的刊文在他手中被撕成细碎的纸片,一点一点的落入火堆中、染上橘红而后燃成灰烬。

那样烧真的没问题吗?

小编辑左右张望着前辈们早已习惯的表情,迅速的溜回自己的座位,才刚坐上去,Scott就滑着办公椅跑到他的身边。

“呦,这下你懂了吗?瞧你这脸,早点习惯就好,他发泄完就不会咬人了!”慢悠悠的回到原本的办公区,还处于震惊中的小编辑傻傻的看着已经把火扑灭、就好像刚才那眼神都是假的,脸庞又重新染上了温柔的Barnes。

用膝盖想都知道,那篇报导肯定是跟Steve有关吧,这个办公室里没有人不知道Barnes跟当红演员Steve的关系有多好,甚至有几次下班时间可以看到一个戴墨镜的帅哥满脸笑容的来接人,而那人也很不认生的让粉丝们跟自己合照。

Barnes伸了个懒腰,满面的笑容在坐到座位上时立刻变了个脸,埋头就是一阵键盘敲击声,手速之快让人不忍怀疑是不是他老早就想好反驳内容了。

好像也不到一个小时,一篇占满一页篇幅的报导就完成了,还顺手搭上了几张不知何时拍好的照片,内容义正严辞到谴责对家的贬低抹黑,这几乎是每次月刊出来都有的戏码了。

因为要卡在九头蛇杂志出版后才好反击,Barnes总是最后一个交稿,但没有人对这件事有异议,只要一写到Steve,他就好像有写不完的东西可以飙,就算再加上排版的时间也不会让印刷厂等多久。

这一次也是相同,他把全部的稿子和照片审过第二次后就准备送印,或许还可以顺路买个午餐什么的。

“午餐你们自个儿叫啊,我下午回来。”把资料和随身碟往包里丢,Bucky拎起风衣外套就飒爽的走出去了,并对每个经过的人都打了声招呼,顺便看了一眼手表,似乎可以赶在午饭前到印刷厂。

大楼的交谊厅传来了小小的讨论声,比平时还要略吵一些,而且时不时会有一些“是他!”的惊呼声,Bucky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来了,毕竟他们公司就是吹他吹出名的,会进这间公司的大多都是他的粉。

大步流星地向被讨论的人走去,有力的手臂直接往对方后颈上勾,害得Steve踉跄两步才稳住,小时候他也很常这样,但那时候Steve身板小,常常直接被他弄跌倒,现在倒是不用担心那种状况发生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多显眼啊,大明星。”非常自然的把人给搭走,要是继续待在原本的地方,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没办法脱身了也说不定,“嗯?正准备发讯息给谁吗?”

注意到Steve手上小小的荧幕正在讯息页上,Bucky顺势把头凑过去看一眼,噢,是自己的名字,看来刚刚正打算告诉他自己在楼下吧。

“这不正摆明了吗?”也没要掩饰什么,把手机秀给对方看上头输到一半的字,跟Bucky猜的差不多。

“哈!大忙人有没有时间陪我去个印刷厂,再吃个午饭?”这个问题有问跟没问一样,Bucky没有到自己的车旁,反而是跟着Steve一起上了演艺公司的标配车,当然,司机还是Natasha。

“去完印刷厂然后你们要去哪吃饭?”透露着一股帅气的Natasha拉低墨镜看着后座的俩大男人,表情没有丝毫改变,非常精准的说出了目的地。

“嘿Nat,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如何啊?”Bucky骨子里花花公子的精髓就算是面对英气十足的大姐头也丝毫没有改变,一上车就顺手问候了几句,“怎么每次你都知道我们的行程啊,真在Steve的手机里装监听器了?”

“我就算装在他外套上,他也不会发现位置。”没有否认,Natasha勾起唇角笑了下,“过得挺不错的,最近看上了某个博士,下手中。”

“噢!要是Nat是个明星,这可是大独家啊!”随性的开了句玩笑,Bucky回过头拍了拍Steve的肩膀。

“Steve要跟Nat好好学学啊……”

而Steve只是苦笑了下,配上Natasha忍不住的大笑,Bucky也猜了个大概。

果然该推Steve一把!

“看来果然连Nat都觉得你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该好好找个对象处处看了啊Steve,有点好感就直接出击了!你前途这么光明长得又好看,没人会拒绝你啊!”装得一副大前辈的模样,Bucky说教般的给人上了一课,让Steve真不知道该不该打断。

“有啊,你不就不把核桃冰淇淋分我一口?”

“嘿Steve,都多久以前的事了!而且那时候你手上也有一球!”

聊起了小时候的事,两人忍不住又笑了好久,惹得坐在前座的Natasha把刚摘下来的墨镜又戴回去了。

“嗯?太阳很大吗?”

“对,快亮瞎我了。”

【盾冬】今日特报1

演员Steve X 记者Bucky

现代AU,电影设定

小甜饼,写得完的话会是HE,跟朋友的脑洞太大了忍不住啊……

基本上是这样的设定⬇️

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
Steve因为气质被星探挖掘,虽然Bucky也有被注意到,但他拒绝了邀约,选择成为一名有声望的记者,保护好挚友Steve的名誉,每次有人想恶意中伤诽谤都会被他强烈反驳,上司是Coulson,很放任他的行为。
Steve暗恋Bucky,Bucky不知道自己也喜欢人家。


悄咪咪说一下,由于没有遇到电影中的悲剧,所以这个Bucky还是温柔的邻家大哥哥!


——

1

身为一位新世代的演员,Steven Rogers的表现让近乎所有人都对这个突然窜红的家伙开始抱有期待,与身具来的耿直气质和憨厚老实的笑容搭在那张英挺的脸上简直不能再更好。

他所出演的角色是一名富有正义感的军人,为了国家而努力奋斗,最后终于赢得了胜利,彷佛本色出演般的精湛演出让该部电影大获好评,也让粉丝开始以“美国队长”这样的名义称呼他……

“Bucky,我就问一句,这种东西你怎么写得出来?”墨镜下那双带点湖水色的湛蓝写满了无奈,拿着杂志的手差点克制不住丢下报导的冲动,这样的形容对他来说有点太过羞耻了。

“嘿、我可是如实报导啊,你知道当那些可爱的女同事知道我认识你时,那种跟豺狼似的眼神多可怕吗?”短发的男人笑得爽朗,他眯起双眼、用充满调侃意味的眼神看着眼前高大的新星演员。

说真的,只是戴个墨镜跟帽子,根本掩饰不了多少这家伙的锋芒吧,不知道来的时候被多少人注视着?

“别闹我了,你也知道我不擅长面对这种事。”Steve脸上出现了点尴尬跟害羞,纯朴的气场配上这脸蛋,也不怪那些女孩子会为之疯狂了不是吗?

如果他也是女孩子,或许也会忍不住一起追起星来。

“是是是,我们的美国小甜心,有没有什么八卦能让我写一下啊,像是『知名男演员惊传绯闻』之类的?”蓝色原子笔在笔记本上轻敲几下,好像真打算写点什么似的,但没有旋开,也或许只是敲好玩的。

“别那样叫我,Bucky。”这样的态度让Steve又好气又好笑的,他早知道这位朋友就爱对自己开这种玩笑了,本来Bucky就不是写这种吸眼球的报导红起来的,“何况我也没有对象。”

“喔?到现在连一个可爱的女孩儿都没有吸引到我们队长的眼球啊,啧啧,眼光不能这么高啊Steve,会找不到对象的。”Bucky故作夸张的表情逗笑了他,本来因为工作而有些紧绷的神经也开始放松,只要待在Bucky身边总是能让心情好起来,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如此。

或许Bucky才是该上大荧幕的人。

他开始忍不住想像着如果今天在电影上的主角是Bucky,那会有什么样不同的感觉。

或许他那双总是温柔似水的眼神会征服无数少女的心,也或许会用那像是低音大提琴的声音哄女主角,让她不要担心,他会回来的。

说不定在终于获得胜利后,当他高举美国国旗,那一幕的爽朗笑容会被永远记录下来。

——噢,不能再想了,该死。

“Steve?你还好吧?表情有点可怕啊?”大掌在眼前挥了几下,Steve这才反应过来。

“抱歉,刚有点走神,你刚说了什么吗?”没有要隐藏刚才注意力不集中的事实,他笑着回答:“我只是在想,说不定你也挺适合演戏的?”

“说不定挺适合的喔,我可也是人称布鲁克林小王子的有名帅哥啊。”自豪的挺起了下巴,下一秒表情又垮下来了,“我是指在你突然抽高变成这样子之前,以前那样多可爱,连我一半身高都不到。”

“才没这么夸张,大概在胸口吧。”想起小时候的事,Steve又笑了出来,虽然他总是被欺负,也总是不放弃,但在真的被打趴之前、某人就会来帮他教训那些臭小鬼。

还记得以前Bucky老是用拇指指着自己,说他是哥哥,要自己这样叫他,而一开始他完全不愿意这样称呼,直到某一天突然这么叫,吓了对方好大一跳,连耳根子都红了。

“是啊,可爱的小豆芽都长成肌肉豆芽了,哥哥真伤心。”仰头饮下杯子中剩余的酒,Bucky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张对方的照片。

“我怎么不知道你把我的照片当成护身符了?而且还是珍藏版?”翻了翻手中的照片,背后的特典字样让他挑起好看的眉。

“滚吧你,这是Coulson的收藏,你还记得吧?我那个爱死你的上司。”无奈的叹了很大一口气,要不是Coulson真的很罩他,很敢让他写那种针对性的文章,他也不会麻烦Steve帮忙。

露出了明白了的表情,他熟练的执起一旁的奇异笔签下签名,并好好的署名给对方的上司,这个人他当然记得,Bucky跟他提过很多次有关他办公室的收藏。

喔,还有皮夹里的照片,这一张大概之后会出现在那里吧。

把照片给收在工作用的资料夹,稍微注意了下时间,他记得今晚Steve好像有一场庆功宴什么的?

思忖了下从这里赶过去的话需要多久时间,嗯,现在去的话时间非常充裕。

“Rogers队长,该上路啰。”朝对方丢了颗苹果,“晚上有时间再吃顿晚餐?”

“我想吃那间小餐馆。”大掌稳稳地接下了苹果,顺手咬下了一口,清爽的味道让他心情更好了。

旧式手机的铃声从Steve的口袋响起,在Bucky一脸“你怎么还不换手机?”的注视下,他翻开了在他手里看起来像是小玩具的掀盖式手机,按下绿色通话键接听。

“喂?噢,我在Bucky这儿没错,你已经在楼下了?我马上下去。”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很习惯这样的模式了,老早就在这间公寓下等人了。

“Natasha?”印象中对方的经纪人是个漂亮的红发大姐,有听Steve提过几次,大多都是在说对方有多可怕,但每次出了什么事,她都很义气的站在他这边。

Steve点点头,他真的很怀疑Natasha在他手机里装了监听器,好知道他每一件在做的事,不然怎么每次都这么刚好在他准备离开时就打来了。

事实上这还真的有可能发生,他是指装监听器这件事。

“哈,好好玩吧大块头,记得换衣服啊。”Bucky拍了拍对方结实的胸口,稍微使力扳过那双肩膀把对方往外推,一手放在门把上、另一手比出了敬礼手势,“敬Steve。”

回比了一次敬礼,Steve转过身子跑向楼梯,这样比搭电梯快多了。

——

“Nat你听我说……”坐上黑色轿车,Steve的笑容比方才更加开心,活像是恋爱中的小少女似的,而实际上,如果扣掉小少女这三个字,他也的确算是如此。

“如果是有关Barnes的事,我不听。”

Natasha油门催得比说话还快,他不想听这个肌肉男炫耀暗恋对象有多好。

再好还不是不敢告白,嫩。

极乐鸟

*OOC可能有

*CP为→真白友也x日日树涉(不明显)

*死亡捏造有

*虐或许有

*不是甜饼

——

他始终没有成长成能够抓住日日树发梢的少年。

“友也,你知道极乐鸟的故事吗?”

那一天,他看着站在桌上那漂亮的偶像用漂亮的声音说出了漂亮的话。

“——然后他撞上了荆棘,发出了高昂的绝叫,拯救了他的骑士。”

“没有人记得那位公主,只记得那声凄美的鸣叫,以及美丽的羽毛。”

兔子般的少年眨了眨眼,似懂非懂的样子变成了不可置信。

风声凛然,那浅蓝銀发在风中缭乱的舞动,他拿出了鲜红色的玫瑰。

“AMAZING——让我们一起讴歌那小丑般可悲的爱情吧,啊啊,多美丽而残酷哀伤。”

鲜红色的玫瑰花被玉白的纤手拧碎,脆弱的花瓣零碎的散落在空中,化成了悲哀的无机生命。

纯白的和平鸽咕咕叫着,挡住了小少年的视线。

“普通的小兔子友也啊,你是会成长为到达日日树涉肩膀的孩子啊……”

那人笑着,笑得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安详而宁静、却同时美好而脆弱。

远远的,某个孩子看见了。

看见落下的如流星般的那人。

手上的东西掉了下去,随着屋顶上传来的痛苦呜鸣同步了。

“日日树部长——!”

演剧、终止。

——END

怕有人看不懂、这边稍微说一下,前面的意思是从桌面上转变成了顶楼栏杆上,是有过画面哒!
如果有愿意画出来的太太很欢迎来找我——⭐️

习惯

*OOC可能有

*CP为→真白友也x日日树涉

*写让自己快乐的

*两人已交往

*部分捏造有

*请小心食用

——

说真的他已经习惯了吧。

习惯突然出现的某人。

习惯跟在身旁的鸽子。

习惯那头飘逸的长发。

习惯说他普通的天才。

甚至习惯了此时安心躺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位奇怪的偶像。

普普通通的习惯、普普通通的当他的枕头、普普通通的跟这人在一起。

像是呼吸一样自然又普通。

他是真白友也,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没有才能、充其量只有一张可爱的脸的小兔子。

他是当不上王子的啊。

“嗯——嗯?我睡着了吗?”肩膀上的那人睁开了紫荆色的双目,微微的倦容在掩饰下消失无踪,这人总是这样啊,只要是自己的事、无论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表现出来,而且不去注意根本看不出来,真令人火大。

“睡着很久了,日日树前辈。”叹了好大口气,该下车的站早就过了,但看到平时总是撑着身子的对方就不忍心叫醒对方。

这算什么,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啊。

同情?不是。

心疼?接近了。

算了,这或许不是他这个普通人该思考的事。

他只知道自己想继续看着对方安心的睡颜。

然后普普通通的过着每一天。

该下车的站早就过了,就像刚才说的一样,外面的天色也渐渐暗了,橘红薄幕染上了暗紫、最后覆盖上一层奢华的黑百合,像礼服似的缀上无用的星子,让无际的星空有了那么点生气。

他普普通通的看着天空、只知道天色已暗。

“下一站就是终点站了,就算是日日树前辈也是有家的吧?该回去了。”当然是有的吧,他都说自己会在假日孤孤单单的待在房间看影集了。

这么说来明天似乎是假日呢?

“日日树前辈,你明天有没有、很累吗?”看对方头一点一点的,似乎是在打盹的样子,也是、这几天的集中训练就算是对方也会吃不消的吧,更别提还要负责演剧部的排演了,明明交给他或北斗前辈都可以的,就这么不放心我们吗?

总是说着AMAZING的怪人也还是有会累的一天啊,毕竟也是人类嘛,会累很正常的。

“前辈,该起床啰。”轻轻摇晃了他,那双懵懵懂懂的眼睛还没完全醒过来。

列车摇摆着,晃悠晃悠的,开往终点站的路途还没结束。

“喔呀,友也、你不回家吗?”刚睡醒的脑袋有点儿浑沌,像是下意识的、他这么问了。

不先担心自己先担心别人吗?笨蛋部长。

“还不是因为你睡在这边我不放心,这班车是末班车,不过明天休假,不担心这个。”仁哥也说了要好好休息,所以特别把明天的练习排到其他天了,等于他明天是闲着一整天没事做的。

“这样啊,真是AMAZING呢,没想到友也居然会为了我留下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硬生生打断了,开玩笑,接下来肯定又是一堆要花时间解读的话语了,而且一定一点意义都没有。

“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我只是怕你明天上了新闻版面而已,我不想看到『知名学园偶像乘坐热气球回家!』之类的耸动标题。”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了,或许曾经真的有新闻吧,但应该被会长给压下来了。

“不不不,友也果然还是个不够了解我的普通人呢,我只是想邀请你一起前往我爱的居所罢了,离终点站并不远的,或许闭上眼就到了也说不定呢,这也是够AMAZING的魔术……!”日日树前辈笑着,就像平常那样自信的笑容,果然这个笑容跟他最相衬。

说真的,我完全不怀疑闭上眼就能到了。

就像有天有人跟我说日日树前辈是外星人我也不会意外了一样。

去前辈的家里啊,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我传个简讯回去,今天就叨扰了。”看我十分顺应的回答,对方露出了吓一跳的表情,干嘛、我去有让他这么惊讶吗?

嗯?似乎看到了对方耳朵上一闪即逝的脸红。

啊。

……都差点忘了我们在交往了,情侣之间去对方家里、会想歪也是正常的吧。

“我只是因为明天休假才去的,笨蛋部长。”迅速打好了今天不回家的简讯后发送给家里的人,然后往绑着马尾的对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回去的路上,顺便租几部电影吧。”

反正对方一定、没有人陪他一起看吧。

既然闲着没事、那就干脆一起看吧。

摇摆着的电车停了下来,我转过头抓住了对方的手。

“走了,不是说一闭上眼就会到了的吗?”

出去后、我乖乖的闭上了眼,似乎感觉到了双唇被轻轻的点上。

又是那习惯了的淡淡的馨香。

……可恶、这家伙犯规啊。

END——